<video id="diuxo"><noframes id="diuxo"></noframes></video>

        學以致用 | 惡意訴訟的認定及責任承擔

          一、基本信息
          案例編號:(2019)粵民終407號
          相關標準條款:
          《企業知識產權管理規范(GB/T 29490-2013)》
          7.4.2 爭議處理
          b) 在處理知識產權糾紛時,評估通過訴訟、仲裁、和解等不同處理方式對企業的影響,選取適宜的爭議解決方式。
          隨著我國對知識產權的保護日益加強,一些人從中發現了新的“商機”,卻也給許多真正做創新、做品牌運營的企業帶來了無數煩惱。本案或許可以為這些企業送上一劑良藥——若受到打著知識產權維權名義的碰瓷騷擾,不妨試試用“惡意訴訟”反訴之,在中國法官的火眼金睛下,必能讓惡訴者鎩羽,創新者正義得彰。
          二、判決書原文要點
          騰訊公司擁有多項“QQ企鵝”系列美術作品的著作權以及注冊商標專用權。
          2008年12月,譚某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音箱(Xzeit迷你企鵝型)”外觀設計專利,并獲得授權。
          2011年3月,騰訊公司以譚某、傲為公司(譚某為其董事)銷售的QQ迷你音箱侵害其著作權和商標權為由提起訴訟。
          后雙方就該兩案達成和解,譚某同意停止侵權并支付賠償款2.5萬元。譚某同時承諾,將于一個月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撤回其企鵝音箱外觀設計專利申請。后經法院查明,譚某并未履行承諾,且持續繳納該外觀設計年費至2015年12月。
          此后,騰訊公司與深圳市中科睿成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簡稱中科公司)合作生產、銷售企鵝外型音箱。
          2016年2月,譚某以騰訊公司及中科公司侵害其外觀設計專利權為由,提起訴訟。
          三、審判決書(節選)要點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為因惡意提起知識產權訴訟損害責任糾紛。根據雙方的訴辯主張,本案爭議焦點在于:一、譚某起訴騰訊公司侵害其外觀設計專利權的行為是否構成惡意訴訟;二、法律責任的承擔問題。
          關于爭議焦點一,譚某起訴騰訊公司侵害其外觀設計專利權的行為是否構成惡意訴訟。
          誠實信用原則是一切市場活動參與者所應遵循的基本準則……
          民事訴訟活動同樣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一方面,它保障當事人有權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行使和處分自己的民事權利和訴訟權利;另一方面,它又要求當事人在不損害他人和社會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善意、審慎地行使自己的權利。任何違背法律目的和精神,以損害他人正當權益為目的,惡意取得并行使權利、擾亂市場正當競爭秩序的行為均屬于權利濫用,其相關權利主張不應得到法律的保護和支持。
          所謂惡意訴訟,通常是指當事人以獲取非法或不正當利益為目的而故意提起的法律上和事實上無根據之訴,并致使相對人在訴訟中遭受損失的行為。惡意訴訟本質為侵權行為,其行為表現為濫用權利而非正當行使權利,其目的在于獲取非法或不當利益,同時亦使相對人在訴訟中遭受損害,而非對法律賦予其的權利進行救濟。
          ……認定某種具體的訴訟行為屬于惡意提起知識產權訴訟,應當滿足以下構成要件:1.一方當事人以提起知識產權訴訟的方式提出了某項請求;2.提出請求的一方當事人具有主觀上的惡意;3.具有實際的損害后果;4.提出請求的一方當事人提起知識產權訴訟的行為與損害后果之間具有因果關系。
          關于上述要件1,所謂“提出了某項請求”,通常是指提出請求的一方當事人利用法律賦予的訴訟權利,提起了知識產權訴訟,并且已將另一方當事人拖入訴訟程序中,使另一方當事人陷入一種不利的境地。本案中,譚某在236號案中起訴騰訊公司,要求確認騰訊公司侵權并支付專利使用費,將騰訊公司拖入專利侵權訴訟中,其已完成提出具體訴訟請求的行為。
          對于上述要件2,所謂惡意,是指提出請求的一方當事人明知其請求缺乏正當理由,以有悖于權利設置時的目的,不正當地行使訴訟權利,意圖使另一方當事人受到財產或信譽上的損害?!吨腥A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四條規定,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自愿、公平、等價有償、誠實信用的原則。本案中,根據348、349號案件的卷宗材料可知,譚某明知騰訊公司對涉案QQ企鵝美術作品享有在先著作權,且已經在先使用的情況下,利用我國外觀設計專利不進行實質審查的制度,申請與QQ企鵝形象基本一致的外觀設計專利并獲得授權,其申請行為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屬于惡意申請專利的行為。譚某明知專利權的獲得不具有實質正當性,仍基于不當取得的專利權,不適當地主張權利,意圖獲取非法的市場競爭利益,其行使權利具有明顯的主觀惡意。
          一審法院認為,騰訊公司的美術作品與譚某申請的涉案專利兩者表達的內容實質相同,均為QQ企鵝形象,兩者只是呈現的載體不同,譚某據此主張兩者不構成權利沖突,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一審法院不予采納。而且,在案件調解過程中,譚某更是清楚知道涉案專利與騰訊公司享有著作權的美術作品基本一致,并明確做出撤回涉案專利的承諾。調解結束后,譚某不僅沒有履行承諾,反而繼續繳納專利年費,繼而向騰訊公司主張專利侵權,意圖使騰訊公司受到財產或信譽上的損害,該行為主觀惡意明顯,情節惡劣。譚某辯稱因調解或和解作出妥協和認可的事實不能作為后續訴訟中對其不利的證據。
          對此,一審法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零七條規定:“在訴訟中,當事人為達成調解協議或者和解協議作出妥協而認可的事實,不得在后續的訴訟中作為對其不利的根據,但法律另有規定或當事人均同意的除外?!?/span>
          該條是關于訴訟調解或者和解過程中對事實的認可不適用自認規則的規定,旨在保護一方當事人因調解或和解而對某種案件事實的認可不能對后續的訴訟產生不良影響,鼓勵當事人以和解方式解決糾紛。
          該條規定適用于同一案件訴訟過程中,當事人希望達成調解協議或和解協議而未達成的情形,此時,在后續的訴訟中,不得將當事人為達成調解協議或者和解協議作出妥協而認可的事實作為對其不利的根據。
          該條規定一方面未將當事人為達成調解協議或和解協議而認可的全部事實,均排除于在后續訴訟或另案訴訟中作為認定事實依據使用的可能;另一方面亦未排除將當事人之間已經達成的調解協議或和解協議,在另一訴訟案件中作為書證使用。
          對于此類證據的證明力,人民法院審查判斷所遵循的原則與其他證據并無不同,均應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觀地審核,并根據當事人提交的其他證據,結合相關事實,綜合認定待證事實存在的可能性。
          因此,一方當事人欲推翻調解協議或和解協議所證明的事實的,應承擔提供相應證據加以證明的證明責任。本案系騰訊公司與譚某之間的因惡意提起知識產權訴訟損害責任糾紛,與號侵害商標、著作權糾紛兩案系不同訴訟,《調解筆錄》能夠作為書證在本案中使用,譚某該抗辯主張缺乏法律依據,一審法院不予采納。
          對于上述要件3,在知識產權訴訟中造成對方當事人實際的損害后果。對本案而言,騰訊公司為應對案件提起的專利侵權訴訟支付了代理費、公證費、資料費等費用,確實給騰訊公司造成經濟損失的損害后果。
          對于上述要件4,侵權行為與損害后果之間具有因果關系,即損害后果如社會聲譽的降低、財產的損失等均是由對方當事人濫用訴訟權利的行為所導致。本案中,考慮到專利案件的復雜性,騰訊公司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聘請代理人應對訴訟,符合常理,其所支付的代理費及為應對訴訟而進行舉證工作所支出的公證費、資料費、差旅費亦屬必要。上述費用與譚某惡意提起的專利侵權訴訟具有當然的因果關系。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系因惡意提起知識產權訴訟損害責任糾紛案。根據譚某的上訴請求和理由,二審當事人爭議焦點為:一、譚某是否應承擔惡意提起知識產權訴訟的民事責任;二、一審判決確定的賠償數額是否合理。
          四、關于譚某是否應承擔惡意提起知識產權訴訟民事責任的問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第二款規定:“公民、法人由于過錯侵害國家的、集體的財產,侵害他人財產、人身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薄吨腥A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條規定:“行為人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睈阂馓崞鹬R產權訴訟本質上屬于侵權行為。
          本案中,譚某于2016年2月25日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認為騰訊公司與中科公司生產、銷售與其涉案專利相似的企鵝音箱的行為侵害其專利權,訴請法院判令騰訊公司等支付專利使用費90萬元。判斷譚某該行為是否具有過錯,是否應向騰訊公司承擔民事責任,應從該行為是否構成侵權行為進行分析。
          首先,關于譚某提起訴訟是否存在過錯的問題。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十三條的規定,民事訴訟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當事人應當依法善意地行使法律賦予的訴訟權利,不得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惡意利用訴訟程序,達到損害他人權益、謀取非法利益的目的。
          從譚某提起236號案的權利基礎分析,《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2000年修正)第二十三條規定,授予專利權的外觀設計,應當同申請日以前在國內外出版物上公開發表過或者國內公開使用過的外觀設計不相同和不相近似,并不得與他人在先取得的合法權利相沖突。
          騰訊公司于2000年設計QQ企鵝形象,取得了“QQ企鵝”系列著作權登記證書和“”商標權,并自2000年起將QQ企鵝形象作為騰訊公司即時通訊軟件的形象及商標進行使用,其QQ企鵝形象具有較高的知名度。
          譚某于2008年12月23日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音箱(Xzeit迷你企鵝型)”外觀設計專利,于2010年1月13日獲得授權,該專利與騰訊公司的QQ企鵝形象相近似。譚某利用外觀設計專利不進行實質審查的制度,將他人擁有在先權利的QQ企鵝形象申請為外觀設計專利,其涉案專利權缺乏正當的權利基礎。
          從譚某的主觀狀態分析,2010年12月6日,騰訊公司及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譚某等銷售“”形象音箱的行為侵犯其QQ企鵝形象著作權和商標權,向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并提供了騰訊公司及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擁有的QQ企鵝形象著作權和商標權的權利證書等證據。譚某在該兩案中與騰訊公司等達成和解,同意停止侵權并賠償損失。由此可見,譚某在提起訴訟前早已知悉騰訊公司擁有QQ企鵝形象的在先權利,其專利產品侵犯騰訊公司知識產權。且在訴狀中,譚某也承認騰訊公司的QQ企鵝形象音箱與其涉案外觀設計專利相似。因此,譚某主觀上知悉其外觀設計專利缺乏合法權利基礎。
          譚某上訴認為348、349號案調解筆錄中關于譚某作出撤回涉案專利的承諾未寫入調解書,譚某有理由認為該部分內容法院不予支持,因此譚某對涉案專利享有合法權利,一審法院以調解書及調解筆錄認定譚某存在主觀惡意不當。
          對此本院認為,譚某在申請涉案專利及提起236號案時,均聘請了專利代理機構和律師,具有判斷其外觀設計專利是否符合法律規定的授權要件的能力,且其在和解中承認并承諾停止侵害騰訊公司權利,譚某認為其對涉案專利享有合法權利的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
          從譚某的訴訟行為分析,譚某在明知騰訊公司擁有QQ企鵝形象在先權利、其涉案專利權不具備合法權利基礎的情況下,仍起訴騰訊公司侵害其涉案專利權,在騰訊公司對涉案專利提起無效宣告程序后,仍繼續參與無效宣告程序和236號案訴訟程序,而且在上述程序中,譚某均委托了專業律師參與相關程序,能夠預見其行為的結果,該行為不屬于善意行使訴訟權利,具有損害他人權益的故意。綜上,譚某提起236號案的行為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具有主觀惡意,存在過錯。
          其次,關于譚某提起236號案是否侵害了他人民事權益的問題。本案中,譚某以提起知識產權訴訟的方式起訴騰訊公司,并提出90萬元的賠償請求。為應對譚某提起的訴訟,騰訊公司聘請律師出庭應訴及宣告涉案專利無效,遭受了財產損失,且譚某該訴訟行為給騰訊公司授權中科公司生產銷售QQ企鵝音箱帶來不利影響。因此,譚某的行為直接侵害了騰訊公司的民事權益。
        亚洲av日韩av无码a,亚洲2019av无码网站在线,无码免费h成年动漫在线观看网站,东北亲子乱子伦视频